2021年终策划 | 行业收缩之年:教培落幕、风口“触礁”、巨头“去肥增瘦”

2021年终策划 | 行业收缩之年:教培落幕、风口“触礁”、巨头“去肥增瘦”2021年终策划 | 行业收缩之年:教培落幕、风口“触礁”、巨头“去肥增瘦”无论如何,2021年终要过去了。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大概是这一年的整体“体感”。 和其他诸多行业一样,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公司们,在这一年也经历着或狼狈或不安或欣喜或庆幸等诸多惊心动魄又悲欣交集的时刻。一

2021年终策划 | 行业收缩之年:教培落幕、风口“触礁”、巨头“去肥增瘦”

无论如何,2021年终要过去了。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大概是这一年的整体“体感”。

和其他诸多行业一样,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公司们,在这一年也经历着或狼狈或不安或欣喜或庆幸等诸多惊心动魄又悲欣交集的时刻。一系列的强监管陆续落槌,正值当打之年的创始人纷纷退居幕后,高调的“大佬”变得噤声,野蛮生长的算法“猛虎归笼”,巨头、庄家与“韭菜”共入元宇宙“幻境”。

在这一年,搜狐科技见证并报道了七部门入驻滴滴的180天,阿里“女员工”事件的纠葛与企业文化的撕裂,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潮,网红主播巨额补税风波,刘强东、张一鸣、黄峥交棒,孟晚舟历经3年终回航。

在这一年,搜狐科技观察并探讨了AI技术应用的隐私边界与算法的伦理,以及《个人信息保护法》《人脸识别案件法律规定》《数据安全法》出台后对行业带来的规范意义。

搜狐科技2021年终特别策划系列,复盘并上线年度五大关键词,它们分别是「交棒」「换轨」「收缩」「规范」和「元宇宙」。

该文为系列策划第3篇——2021,行业收缩之年

附年终策划系列稿件

《2021年终策划|创始人“交棒”之年:刘强东忙投资,黄峥1:10超级投票权失效》

《2021年终策划|巨头“换轨”之年:百度小米携百亿上车,OV造芯,字节入云》

021年终策划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张雅婷

编辑 | 杨锦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哲学家斯宾塞.约翰逊的名言在精密运行的商业世界中同样受用。回顾历史,人们难以提前预测到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也从未做好充足的准备去“预防”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2021年,国内科技互联网行业迎来一些显性变化,“收缩”成为关键词。

一方面,业务发展成熟的巨头企业面临增长渐缓、新业务探索艰难的困境。字节跳动等公司被爆出裁员、业务收缩的消息,希望以“降本增效”代替“急速扩张”。

另一方面,部分风口行业也面临着估值逻辑的重构。直播带货迎来史上最严的查税风暴,补税带来的成本提升或影响行业商业逻辑。社区团购则在烧钱大战中疲态尽显,同程生活等平台宣告破产。

教培行业的陨落是最为特殊的一个案例。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好未来、新东方高途等行业巨头相继宣布退出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培训。大规模的裁员和艰难转型下,一个时代落下帷幕。

股市的走向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们对公司的发展预期,今年中概股出现普跌。截至12月23日,与过去52周(一年)内高点相比,阿里巴巴股价下跌57.3%,腾讯下跌42.8%,百度股价下跌59.9%,拼多多下跌72.9%,哔哩哔哩下跌70%,美团下跌49.9%,爱奇艺下跌82.6%,京东下跌32.4%。

已上市的公司股价跌跌不休,尚未上市的公司则因政策风险面临更多变数。无论是字节跳动无限期推迟IPO,还是滴滴创下中概股最快退市记录,都在告诉行业“天气有点冷”。

教培时代落幕

“教培时代结束,新东方把崭新的课桌椅,捐给了乡村学校,已经捐献近八万套。”11月4日,创始人俞敏洪在朋友圈发布动态,亲自为新东方的繁荣画上句点。

教培行业所面临的动荡,亦是时代变革的缩影。资本对教培行业的热捧以及无序竞争成为过去式,教育将回归本质,贩卖教育焦虑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7月,双减政策正式落地,行业迎来变局。政策指出,对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组织学科类培训。

时代的一粒微尘,落在个人或企业头上是一座大山。从双减政策开始,高达2万亿级市场规模的教培行业面临大幅萎缩,尤其是K12学科教育更是严重。政策出台次日美股收盘时,好未来股价立刻暴跌70.8%,市值一夜缩水约90亿美元,高途股价跌幅达63.3%,新东方股价下跌了54%,51talk、网易有道、瑞士学科英语等跌幅均超40%。

大约70万教培机构和大量从业人员均需面临“转型”。机构相继宣布退出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培训,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等成为转型新方向。

裁员过冬也成为企业无奈之举。媒体报道称,新东方计划裁员超4万人,好未来裁员约9万人,高途约1/3的人会离开。

教育部在通报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成果时指出,目前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4.1%。“留下的培训机构一部分转为非营利性机构,实行政府指导价,为人民群众提供公益服务;不适合转非的将被进一步注销。”

风口行业“触礁”

小米创始人雷军曾说,“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风口之下,大量的泡沫与机会一同涌现,有些企业是顺势而为,有些企业则是野蛮逐利。

随着行业规范发展,被视为风口的直播带货、社区团购,在2021年进入发展转折点。

“家人们”“OMG”“321上链接”……直播带货成为许多人新兴的购物方式,捧红了头部网络主播,也缔造了一个个造富故事。艾瑞咨询的《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指出,近年中国直播电商迎来了井喷式发展,2019年市场规模4168亿元,年增长率为245.9%,2020年市场规模则达到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2021年,薇娅夫妇以90亿元首次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排名第490位。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查税风暴,撕开了直播带货行业野蛮生长的另一面。11月22日,网络主播雪梨和林珊珊因涉嫌偷逃税款,分别被罚6555万、2767万。12月20日,薇娅因偷逃税被查,需缴纳税款、滞纳金以及罚款共13.41亿元。

随后,以上被罚头部主播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账号被封,直播间被冻结,淘宝店铺关停。雪梨直播公司盛珩文化就地解散,薇娅公司让员工先回家休息。税务部门有关人士指出,还有部分头部主播偷逃税没有披露,数额至少几个亿。

电商直播带货马太效应明显,头部主播的“折戟”,势必会为行业带来阵痛。毕竟2021财年淘宝直播带货的GMV达5000亿元,薇娅和李佳琦2020年直播带货的GMV总额分别为310.9亿元、218.61亿元,占比超10%。另外,也有观点认为,主播补税带来成本的提升,或许将直接影响直播带货行业的商业逻辑。

但从长期来看,腰部、尾部主播以及企业自播将拥有更大的发展机会,直播带货行业发展整体将趋于规范、理性。

直播带货之外,社区团购也在今年告别野蛮生长。

作为电商行业的价值洼地,社区团购在去年成为资本竞相入局的风口。《2020年社区团购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去年社区团购行业融资总金额为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创历史新高。

多个巨头去年入局,将社区团购视为重要战略项目。2020年6月,滴滴旗下社区团购品牌“橙心优选”上线,CEO程维在内部指出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7月美团宣布成立“优选事业部”,内部将社区团购设为一级战略项目;8月,拼多多旗下社区团购项目“多多买菜”上线;12月,京东表示向社区团购平台兴盛投资7亿美元。

据36氪报道,去年美团在社区团购业务上大概投入了100亿人民币,拼多多则投入了60-70亿。看起来,社区团购之战似乎正复现本地生活领域著名的“千团大战”“外卖大战”,以高额的资本投入来培养用户习惯,以亏损换规模。

2020年12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指出社区团购存在的低价倾销及由此引起的挤压就业等突出问题,为行业敲响警钟。

一方面来自“九不得”监管的压力骤增,另一方面烧钱大战导致的内耗严重,资金实力较弱的平台难以支撑。2021年,社区团购慢了下来,多家社区团购平台面临收缩或倒闭,并将盈利视为首要目标。

7月7日,同程生活发布公告宣布破产,称因经营不善无法摆脱经营困境。橙心优选经营目标从亏钱增长转向追求盈利,覆盖范围从31省降至9省。背靠阿里投资的十荟团极速收缩,媒体报道称员工人数从开始的1万多名减少至1200多人。京东旗下的京喜拼拼重心也由超过20个省收缩到10个省内。

巨头开始“去肥增瘦”

风口行业面临的是发展不确定性难题,部分发展成熟的巨头企业面临着主营业务增长乏力、因中概股震荡而导致投资亏损的困境。

极速扩张的全球最大独角兽字节跳动在今年迎来增长难题。11月,有市场消息称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停止增长,随后有报道指出其进入三季度广告增速明显下滑。

核心业务抖音面临用户增长停滞。极光大数据显示,整体短视频用户规模从去年12月到今年6月变化微乎其微。36氪指出自去年6月抖音DAU过6亿后,主站DAU无明显增长。

021年终策划

在“去肥增瘦”的价值观指导下,字节跳动进行了一系列的裁员和调整,涉及商业化、游戏、教育等多个业务线。

大力教育裁员规模为数千人,彻底放弃中小学学科培训。在商业化团队方面,有字节员工称“各大直营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官方回应称裁员信息属实、系公司正常业务调整。字节跳动休闲游戏平台Ohayoo也被曝出裁员,有接近字节游戏业务人士告诉搜狐科技,Ohayoo人员调整涉及79人,其中校招生约30人。

收缩一方面体现在业务上,一方面也体现在财务表现上。内容成本高企的长视频行业,大概是今年最“难过”的,其中尤以爱奇艺为甚。

受偶像选秀节目停播、超前点播服务取消等不利因素影响,爱奇艺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7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2亿元,同比扩大41.6%。

已经连续11年亏损的爱奇艺不得不考虑开源节流。12月,爱奇艺传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裁员的比例在20%—40%。截至2020年底,爱奇艺共拥有7721名员工,按照40%的比例来算,爱奇艺或最多裁员3000人。此外,爱奇艺上调黄金VIP会员订阅价格,月卡及季卡涨幅在9%-20%之间。

作为爱奇艺的控股股东,百度也由于投资快手等公司失血。今年二季度,百度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录得净亏损5.83亿元,出现自2019年四季度以来的首次净亏损。第三季度,百度净亏损扩大至165.59亿元。

百度在2016年参与快手C轮融资,快手上市前持股比例为3.78%。而快手自今年2月上市股价达到高点后便持续走低,8月底一度创下64.5港元的历史新低。

亏损之下,百度将商业化提为业务的首要目标,花钱多的业务裁员越多。其中,移动生态事业群(MEG)进行大裁员,游戏部门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直播业务被裁员90%。

阿里巴巴在三季度迎来增长放缓的难题,不考虑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的并表影响,其收入同比仅增长16%,是2014年以来的历史新低。归母净利润大跌81%至53.7亿元,阿里称这是因为股权投资的市场价格变动。

同样作为电商巨头,京东在三季度的经营利润由去年同期的44亿元降至26亿元。其中,京东新业务经营亏损达20.73亿元,同比扩大72%,京东物流经营亏损为7.27亿元,去年同期盈利为8354.9万元。值得一提的是,京东归母净亏损达到28亿元,而去年同期为净利润76亿元。和阿里一样,这主要还是因为投资带来的损失。

股市的走向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们对公司的发展预期。今年中概股进入下行通道,震荡明显。截至12月23日,与过去52周(一年)内高点相比,阿里巴巴股价下跌57.3%,腾讯下跌42.8%,百度股价下跌59.9%,拼多多下跌72.9%,哔哩哔哩下跌70%,美团下跌49.9%,爱奇艺下跌82.6%,京东下跌32.4%。

与此同时,伴随着中美关系紧张以及监管趋严,科技企业上市成为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情,员工通过期权实现财富自由的可能性大大减小。

去年底蚂蚁IPO首发通过后被紧急叫停,已经可以窥得一丝端倪。今年,小米上市的操盘手周受资加盟字节跳动任CFO后又迅速卸任,字节跳动称无限期搁置上市计划。滴滴上市5个月便启动退市,创下中概股最快退市记录。商汤因被美列入投资黑名单,推迟上市计划,重启招股后融资额仅为首次招股的四成。

收缩业务、裁员、上市遇阻……对于部分科技互联网公司来说,2021似乎并不好过。

原创文章,作者:粉象生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kko.cn/news/1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