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终策划|巨头“换轨”之年:百度小米携百亿上车,OV造芯,字节入云

2021年终策划|巨头“换轨”之年:百度小米携百亿上车,OV造芯,字节入云2021年终策划|巨头“换轨”之年:百度小米携百亿上车,OV造芯,字节入云 无论如何,2021年终要过去了。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大概是这一年的整体“体感”。 和其他诸多行业一样,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公司们,在这一年也经历着或狼狈或不安或欣喜或庆幸等诸多惊心动魄又悲欣交集的时刻。一系

2021年终策划|巨头“换轨”之年:百度小米携百亿上车,OV造芯,字节入云

无论如何,2021年终要过去了。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大概是这一年的整体“体感”。

和其他诸多行业一样,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公司们,在这一年也经历着或狼狈或不安或欣喜或庆幸等诸多惊心动魄又悲欣交集的时刻。一系列的强监管陆续落槌,正值当打之年的创始人纷纷退居幕后,高调的“大佬”变得噤声,野蛮生长的算法“猛虎归笼”,巨头、庄家与“韭菜”共入元宇宙“幻境”。

在这一年,搜狐科技见证并报道了七部门入驻滴滴的180天,阿里“女员工”事件的纠葛与企业文化的撕裂,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潮,网红主播巨额补税风波,刘强东、张一鸣、黄峥交棒,孟晚舟历经3年终回航。

在这一年,搜狐科技观察并探讨了AI技术应用的隐私边界与算法的伦理,以及《个人信息保护法》《人脸识别案件法律规定》《数据安全法》出台后对行业带来的规范意义。

搜狐科技2021年终特别策划系列,复盘并上线年度五大关键词,它们分别是「交棒」「换轨」「规范」「收缩」和「元宇宙」。

该文为系列策划第2篇——《2021,巨头“换轨”之年》。

附系列策划第1篇《2021年终策划|创始人“交棒”之年:刘强东忙投资,黄峥1:10超级投票权失效》

021年终策划|巨头“换轨”之年:百度小米携百亿上车,OV造芯,字节入云"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梁昌均 张雅婷 尹莉娜

编辑 | 杨锦

对2021年的科技企业来说,换轨或者说跨界,成为绕不过去的战略选择。

无论是争相“上”车,还是大秀自研芯片的肌肉,百度、小米、OPPO都成为重要的参与者,阿里、腾讯、字节跳动、vivo等也毫不示弱,7nm、6nm、5nm等字符成为这些企业加强底层技术能力的最佳注脚。

一向稳定的云计算市场也迎来新的搅局者,字节跳动加速跨界,剑指国内市场第四朵云,阿里、华为、腾讯寸土不让,“云上战争”一触即发。

百度小米携百亿“上”车

2021年,从李彦宏、雷军,到周鸿祎、董明珠、李一男,这些大佬们都跨进了同一条河流——智能电动汽车,一条被视为未来十多年里将持续爆发的黄金赛道。

百度率先打响2021年互联网科技企业造车第一枪。今年1月,百度宣布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布局汽车行业,两个月后集度汽车成立,百度持股55%,吉利持股45%。

早在七八年就开始关注电动车的雷军最终还是按奈不住,开启“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在3月底正式官宣小米智能汽车业务立项的发布会上,雷军喊出“愿意押上所有战绩和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的宣言,随后其更多重心也向小米汽车倾斜。

“红衣教主”周鸿祎通过投资的方式加入造车潮。在宣布投资哪吒汽车5个月后,360拿出29亿元成为哪吒第二大股东,打破“精神股东”质疑。但从严格意义上讲,360与哪吒是战投关系,周鸿祎并未亲自造车,他也明确表示,不会自己去造车。

此外,滴滴在上市前就被爆出已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也有家电企业看上这个赛道,“彩电大王”黄宏生在4月底发布创维汽车品牌,并放出豪言称要将其打造成全球前十的车企;格力的董明珠也以超18亿元拿下纠葛多年的银隆新能源(后更名为格力钛新能源),正式跨进涵盖造车的新能源赛道。

新的创业者也在进入。12月中旬,身兼“华为太子”和“华为叛徒”双重标签的李一男推出汽车品牌NIUTRON,并计划明年上市交付首车。这是李一男两进两出华为后的第三次创业,这位曾站在华为对立面的“天才少年”抢先华为造起了车。

坚称不造车的华为,今年依旧在强调将帮助车企造好车、卖好车 。但担心“失去灵魂”的一线车企不愿合作,卖车不及预期,华为未来是否会跟百度一样下场造车值得关注。

百度是最早入局为车企提供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在智能驾驶领域有八年多的投入布局。不少观点认为,百度亲自下场造车不惜和车企对立,或是开拓主机厂不顺、难以深入合作下的无奈选择。而在核心业务广告受限之下,今年正式更改定位为一家AI生态公司的百度也亟需非营销业务的支撑,造车就被李彦宏视为百度智能驾驶商业化的三大途径之一。

小米造车背后或也有类似考量。智能手机早已是存量市场的博弈,华为被迫让出的份额并未让小米受益太多,OPPO、vivo、荣耀等品牌也穷追不舍,小米此时开辟第二战场有着战略意义。实际上,OPPO秘密造车也被爆出,技术、商标、人才等都有布局,几乎就差官宣。

新势力纷纷下场,一方面是看到新能源汽车未来巨大的市场潜力,另一方面也是从现有业务出发、寻求更多增长曲线的考量。但造车并非易事,前有拜腾、博郡等“先烈”,现有贾跃亭FF、恒大汽车等量产难产,而业内寄予厚望的苹果今年也频现人才跑路,造车进展缓慢被吐槽。

对百度、小米等来说,其本身拥有用户和数据优势,前期也有既有核心业务的现金流支撑,但在人才、制造、供应链等还需补课,大手笔的资金投入必不可少。毕竟,造车也是一场拼资本的游戏。

集度计划未来五年投入500亿元,小米首期将投入100亿元,未来十年投资100亿美元。招募人才也是它们今年的重要工作,集度计划明年底招聘2500人以上,首车最早在2023年上市。小米汽车团队已超500人,首车则要等到2024年量产。

目前,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蔚小理”月交付量先后破万,第二梯队的哪吒、威马、零跑加快追赶,传统车厂的新品牌如极氪、阿维塔等加速入场。小米、百度等想要后来居上面临不小挑战,但可以预见的是,这些造车新势力即将迎来当年国产手机残酷厮杀的一幕。

小米OV自研走“芯”

除了造车潮,2021年最为受人关注的还有造芯热,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大厂,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纷纷推出自研芯片。

今年8月,李彦宏在百度世界大会2021上宣布自主研发的第二代百度昆仑AI芯片——7nm制程的昆仑芯2实现量产,芯片公司也获独立。10月的云栖大会上,阿里发布5nm工艺的自研云芯片倚天710;腾讯也在11月首次推出AI推理芯片紫霄、视频转码芯片沧海和智能网卡芯片玄灵,其中紫霄已流片成功并顺利点亮。

字节跳动也在今年加入自研芯片阵营。今年3月,字节跳动被爆出正在自研云端AI芯片和ARM服务器芯片。当时字节跳动回应,正在组建团队探索AI芯片。目前,字节跳动官网上还挂着多个芯片职位的招聘。

在已拥有大量数据和应用场景的优势下,想要充分挖掘数据的价值保持领先地位,自研芯片成为大厂们一致的务实选择。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也在自研芯片上亮剑。今年3月底,小米发布第一款自研ISP芯片澎湃C1;9月,vivo发布自研ISP芯片V1。芯片团队规模已有约2000人的OPPO也发布首款自主研发的6nm影像专用NPU芯片MariSilicon X。

由此算上在芯片方面大有成就的华为,国产手机四强在造芯赛道上集结完毕。不同的是,华为在手机领域布局重心是以麒麟系列为代表的处理器,另外三家则聚焦影像芯片——无论是ISP芯片,还是NPU芯片,其主要性能在于提升影像能力,改善视频和图片拍摄体验。

随着用户对影像需求不断升级,影像能力逐渐成为手机品牌差异化竞争最为激烈的主战场。相较处理器,影像芯片风险相对较低,潜在回报较大,用户也能明显感知,自研本身也有助于打造高端形象。这不仅是手机厂商技术能力的体现,也是一场针对产品竞争力和企业品牌形象的较量。

这和互联网巨头自研芯片的动机类似——通过自研降低成本,更好适配场景,提高自身业务效率。而从当下环境来看,自研芯片也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随着国产化推进,头部互联网和手机厂商们起了个不错的开头,通过自研增强底层能力,将是更多企业的必然选择和未来趋势。

字节火山引擎入“云”

云计算在今年也成为大厂们争相加码的关键赛道。这背后则是在数字化浪潮下,云计算广阔的市场前景。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2021年我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308亿元左右,到2025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5400亿元。

字节跳动今年成为搅动云计算市场的重要变量。今年6月,字节跳动旗下企业技术服务平台火山引擎在低调运行一年后,在首次品牌发布会上推出以智能增长技术为名的PaaS层产品。半年后的12月初,火山引擎又发布全系云产品,包括云基础、视频及内容分发、数据中台、开发中台、人工智能等五大类78项服务,覆盖底层硬件、IaaS、PaaS、SaaS层,形成相对完整的云计算产品布局。

字节跳动自主“上云”的逻辑也很清晰——自身业务规模足够庞大,用别家云不如自建,同时也有能力对外输出,尤其是在以抖音为核心的ToC业务增长放缓之下,ToB市场还有足够大的增长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发布会前,字节跳动新任CEO梁汝波刚宣布新一轮组织调整,火山引擎板块从原来的内部大中台升级为六大BU之一,地位明显提升。系列动作意味着字节跳动已向云计算市场发起冲锋,意图成为继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之后的第四多朵云。

阿里云也在今年高调调整。在5月底的阿里云峰会上,阿里云宣布新设18个行业部门、成立16个区域,阿里云总裁张建锋说“这在阿里云历史上是没有过的”。在2021云栖大会上,除了最强性能的ARM服务器芯片倚天710,阿里云还推出面向云原生时代的“磐久”自研服务器系列,增强场景服务能力。

在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中,阿里云首次实现营收超200亿元,同比增长33%,占比达到10%;经调整EBITA利润接近4亿元,连续四个季度保持盈利。可以说,云业务已经成为这家电商巨头重要的第二增长曲线。

华为和腾讯也越来越重视云业务。华为今年撤销云与计算BG,成立Cloud BU,徐直军担任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担任华为云CEO。徐直军表示,撤销云与计算BG是希望集中精力发展云业务,提高软件服务收入占比,减少对硬件依赖。

腾讯今年5月也对腾讯云所在的CSIG事业群进行了调整,最大变动是汤道生任腾讯CSIG事业群CEO,邱云鹏任COO。外界认为,这次变动显示腾讯云更加被重视,CSIG成为更独立的业务板块。

目前,国内云计算市场的格局基本稳定。据Canalys数据,今年第三季度,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在国内合计占据超过80%的份额,阿里云更是独占超38%。随着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加速融合,云计算市场有望维持高水平发展,进入普惠发展期。

一个以云为核心的新型计算体系结构正在加速形成,未来无论企业或个人,上云都将是必然。而随着字节云的闯入,现有格局恐将生变,一场新的“云上战争”又将打响。

无论造车,还是入云、自研芯片,都是企业在跌跌撞撞的2021年,在新形势下的选择与调整。可以预见的是,这种调整,在新的一年仍将继续。

原创文章,作者:首汽约车客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kko.cn/news/1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