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控中的西安:一栋居民楼的业主自治记录

封控中的西安:一栋居民楼的业主自治记录2022年1月4日,西安缤纷南郡小区8号楼的业主们都收到了捐赠而来的一份礼物:八种共二十斤左右的蔬菜包。缤纷南郡小区位于西安市高新区丈八街道,有5000余户2万人左右,目前仍为中风险地区。据8号楼志愿者召集人杨军介绍,1月4日捐菜的人叫张多平,是一位超市老板,起初张多平是被8号楼的志愿者们的事迹打动,准备捐菜给志愿者,后

2022年1月4日,西安缤纷南郡小区8号楼的业主们都收到了捐赠而来的一份礼物:八种共二十斤左右的蔬菜包。

缤纷南郡小区位于西安市高新区丈八街道,有5000余户2万人左右,目前仍为中风险地区。

据8号楼志愿者召集人杨军介绍,1月4日捐菜的人叫张多平,是一位超市老板,起初张多平是被8号楼的志愿者们的事迹打动,准备捐菜给志愿者,后来又决定给全楼业主每户都捐一份蔬菜包。

杨军(右)和为8号楼业主捐菜的超市老板张多平合影

杨军(右)和为8号楼业主捐菜的超市老板张多平合影

西安自2021年12月23日凌晨实施封控政策以来,缤纷南郡8号楼327户1000余名业主逐渐自发组织起来,组织了一支三十多人的志愿者群体,并摸索建立了三级服务体系,使楼内各项工作从混乱无序变得清晰有序。

封控措施启动当天,西安启动全市层面的一次核酸检测工作。杨军介绍,当时缤纷南郡小区只有物业工作人员和下沉干部、外来志愿者组织工作,小区内部并没有志愿者。虽然当天是分楼分时分批进行核酸检测,物业管家会通知业主每栋楼做检测的时间段,但还是会出现集中扎堆现象,“有的人提前下去排在前一批队伍里,有的人没能及时看到通知,下去晚了就和下一批的排在一起”。

杨军在核酸检测点附近观察,然后在8号楼业主群内一次次告知大家排队情况,同时他还做了些维持排队秩序的工作,提醒业主们注意保持间隔等等。物业人员看他主动热心,就给他发了一个红袖标,让他做志愿者。

“因为天气很冷,人员聚集在一起也有风险。我就是想让业主做核酸时排队时间短点,不是刻意要做什么。” 杨军说。

杨军在8号楼业主群里一次次发送排队信息的时候,被张晗(化名)注意到了。张晗曾是一名媒体工作者,疫情发生以来,特别是管控升级后,她一直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又不知从何做起,出于之前工作养成的职业习惯,她也在观察周遭的种种现象。

“一开始很混乱,群里各种消息也多,说什么的都有,光怎么领出入证的问题,大家就讨论了两个小时。”张晗说:“当时我就注意到他(杨军)发言比较有用,他在试图组织大家有序进行,而且情况确实有了一些改善,做核酸检测的时间缩短到了十来分钟,很多人开始也愿意听他组织安排。”

之后,杨军征求8号楼其他业主意向,建了一个有三十多人的志愿者群,以备开展其他工作。杨军今年41岁,不仅有自己的企业,还在一个行业协会任职,有一定的组织管理经验。据他介绍,志愿者队伍组建后,很快就发展成一个三级服务体系。

“我相当于楼长,然后四个单元各有一个单元长,单元长下面是各单元的志愿者。”杨军说:“虽然通过一些工作,大家都认可我的能力,也愿意听我组织安排。但很多具体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该怎么做我也会去向其他一些有经验的朋友征求意见。”

志愿者将蔬菜包住户配送并拍照通知业主

志愿者将蔬菜包住户配送并拍照通知业主

2022年1月1日晚,缤纷南郡小区收到了政府配送的蔬菜物资。因为和物业工作人员比较熟,杨军提前得到了消息,便发动志愿者做好准备,“准备了板车、手套、防护服这些物资。板车是做小生意的业主提供的,手套和防护服是从物业处领取的。”蔬菜进入小区后,杨军组织志愿者,用一小时左右、以零接触方式为8号楼所有业主配送到户。

张晗介绍,在这之前业主们之间并不熟悉,谁家具体什么情况只有自己清楚。“有的人家没住人,我们不知道的话,就还会给他家门口放菜。有的人家有行动不便的老人或者病人,可能没办法下楼做核酸。我们就觉得应该进行摸底调查,好更精准地开展工作。”

为此,张晗做了一个excel表格,统计的信息包括楼层、房号、每户核酸人数、每户无健康码人数、无法下楼做核酸人数及原因,“没办法下楼做核酸的人,我们目前也没办法提供上门核酸服务,但先把信息统计好,上报上去看相关部门怎么安排”。

起初几次开展核酸检测的时候,志愿者们是分楼层分批次逐户敲门通知业主下楼做检测。后来,有懂技术的志愿者制作了一个领号叫号小程序。开展核酸前,各户可依照自家人数领取对应的号数排队,同时小程序还会显示前面有几人排队,并根据排队情况提前发送通知。此外,张晗制作的摸底表格也被优化为小程序。

志愿者制作的核酸检测叫号小程序

志愿者制作的核酸检测叫号小程序

志愿者使用小程序进行核酸检测排查摸底

志愿者使用小程序进行核酸检测排查摸底

1月4日,8号楼核酸检测登记叫号小程序第一次启用。但当天西安一码通却出现故障,导致准备好的叫号小程序也无法使用。张晗无奈道:“只能是谁的码能打开谁下楼做核酸。”

张晗认为,在人群中,有的人属于“自燃型”,大多数人是“可燃型”,还可能有少数的“阻燃型”。“杨军就属于‘自燃型’,我可能属于‘可燃型’。‘自燃型’积极主动,且有一定组织管理能力,他动起来了,就能带动‘可燃型’人群,温暖感化‘阻燃型’。”

“一栋楼的志愿者服务就是一座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缩影,必须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张晗说:“我们目前只有地利和人和,天时就是畅通的物资供应渠道,以及专业的团队来做疫情防控和物流工作。”

1月4日,杨军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志愿者队伍运转比较顺畅,但他们还面临一些困难,比如防护物资紧张、向上对接不顺、缺乏防护经验等。

原创文章,作者:刘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kko.cn/news/6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