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译 | 徐珊 编辑 | 云鹏 智东西1月5日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Meta已经停止开发为VR/AR设备设计的新操作系统。 但随后,Meta通讯经理Sheeva Slov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译 | 徐珊

编辑 | 云鹏

智东西1月5日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Meta已经停止开发为VR/AR设备设计的新操作系统。

但随后,Meta通讯经理Sheeva Slovan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The Verge一份声明,声明中表示有关新操作系统的相关研发一切正常,并无缩减研究规模的计划。

▲The Verge相关报道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同时,Meta副总裁加布里埃尔·奥尔(Gabriel Aul)在推特上表示:“我们仍在为我们的设备开发高度专业化的操作系统。”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据悉,Meta的操作系统研发项目从2017年开始正式立项,其内部代号为XROS,主要为VR/AR设备提供服务,共有300多名人员参与研发。

Meta自主研发操作系统一直以来都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因为这是Meta布局从底层架构到硬件“自成一体”格局的关键一步棋。据The Information报道,Meta可能会选择使用谷歌的安卓系统来对抗苹果在VR/AR领域造成的潜在威胁。

一、高管出走、投入大、回报少,Meta开发新系统遇三大困境

在深入调查Meta研发新操作系统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此次“唱衰”Meta,可能与近期Meta部分高管离职、新操作系统研发难度大以及回报率低三大困境有关。

1、困境一:研发操作系统的核心高管离职

2021年11月,前知名微软工程师马克·卢科夫斯基(Mark Lucovsky)宣布离开公司。该工程师主要在Meta任职长达四年时间,主要是作为操作系统总监参与Android替代方案的开发工作。

▲马克·卢科夫斯基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巧的是,据The Information透露,就在这位大牛离职后不久,Meta就通知了参与开发VR和AR设备的部门Reality Labs的员工,决定停止新的操作系统研发工作。虽然不知道真假,但Meta确实损失一员大将。

马克·卢科夫斯基此前曾在微软工作了16年时间,作为首席架构师参与了Windows NT操作系统的研发。后来,他还在谷歌工作5年时间。

这次,马克·卢科夫斯基从Meta离职之后,在12月重新投入了老东家谷歌的怀抱,担任谷歌AR操作系统的高级总监。

有关这次离职,马克·卢科夫斯基自己表示,“10月4日,我看到在《60分钟》播出‘与Facebook举报人Frances Hauge’的采访视频后,并且阅读了(举报人)提供给SEC的材料后,我决定离开Facebook。”

2、困境二:新操作系统研发难度系数大

2021年6月,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曾公开表明新的AR/VR操作系统的重要性,并且表示自己的团队已经在该方向取得不错的进展。

扎克伯格还在其社交媒体上表示,Meta开始构建增强现实的操作系统,以满足其内部代号为Project Nazare的AR眼镜的需要。该眼镜不但能在现实世界呈现虚拟世界的信息,同时还能作为进入“元宇宙”的入口硬件之一。

▲Meta希望代号为Project Nazare的AR眼镜呈现的画面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扎克伯格讲道:“如果你要打造一幅像这样看起来普通的智能眼镜,你可能需要对系统进行较为全面的优化,这样你才可以获得和计算机同等的计算性能。”

他还讲到由于这类智能眼镜至少需要维持一天的续航,并且会长期被人体体温所影响,因此,为这样的一台“计算机”打造所需的操作系统具有一定的挑战性。

3、困境三:研发操作系统回报率低

除了对计算性能的要求,专门为VR/AR设备重新构建一套新的操作系统,并且还能为其他第三方应用程序提供支持,是一件十分漫长,并且具有相当挑战性的过程。

就从手机的操作系统来看,十几年前,以安卓和iOS为操作系统开发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开始超过诺基亚和黑莓之后,谷歌和苹果就在手机以及平板电脑等一定设备的操作系统层面拥有了垄断性地位。无论是微软,还是其他的科技巨头多次试图动摇谷歌、苹果的地位都没有成功。

因此,尽管研发出一套合格的操作系统,并不意味着Meta能够动摇谷歌、苹果的地位,如何让其他第三方硬件和软件都愿意适配Meta的新系统,同样很重要。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二、想躺平?难!危机重重下的Meta

开发一款新的操作系统,不但是Meta面对复杂的互联网格局,积极应对的一种方式,而且可能是Meta面对多重挑战下的无奈之举。

1、挑战一:处于被动调整状态,适配性能不稳定

部分行业人士认为尽管使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可以让Meta在短时间内节省一定的资金和资源投入,但这种方式同样会造成一定隐患。

比如说,每次当谷歌发布新的安卓版本或者修补系统安全漏洞时,Meta和其他软件厂商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及时根据新的变动调整自己的软件。

不仅如此,由于安卓操作系统刚开始是为手机定制的,因此在与其他设备,像VR/AR硬件适配时,可能会出现新的问题。

2、挑战二:受限于各类平台,难以拥有决策权

十多年前,扎克伯格一直希望Meta可以独立,不依赖任何其他公司。据悉,当时,他就已经开始担心在谷歌和苹果所研发的操作系统中禁止运行自己的Meta“全家桶”软件的风险,尤其是这些软件还占据各类榜单的前几名。

▲Meta的社交“全家桶”

大牛出走,VR操作系统“夭折”?Meta元宇宙霸主美梦遇挫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大约六年前,扎克伯格就开始谷歌禁止各类使用安卓系统的设备运行自家软件做好准备。

而近期,Meta因其社交软件的广告追踪功能与苹果争议不休的情况,无疑侧面证实了扎克伯格担忧的问题很有可能会随时发生。

3、挑战三:VR领域同台竞争优势削弱

第三方安卓定制ROM公司Cyanogen的前首席执行官Kirt McMaster表示,由于未来Meta和苹果在VR/AR硬件领域可能会产生竞争关系,Meta需要在软件层面,比如说操作系统上做出比适配安卓系统更具有竞争力的设计。

此前,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曾表示苹果将于2022年第四季度推出AR头显,苹果AR头显将搭载性能媲美M1的“桌面级”芯片和索尼4K Mirco OLED显示屏,目标是在10年内取代iPhone,预计出货将超过10亿部。

面对苹果来势汹汹的势头,Meta不但需要在硬件上加大投入,而且在软件层面同样要保证自己不被落下。

结语:机遇与挑战并存,Meta遇到两难选择题

到底做不做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Meta面临着两难的选题,这其中,不但有人员流失的因素,而且有可能是Meta从成本、回报等方面的多重考虑。

Meta一直在致力于宣传“元宇宙”的美好愿景,吸引更多的玩家参与其中,这同时也加剧了整个VR/AR市场竞争的格局。

此次,Meta在VR/AR操作系统的研发进展引多方关注,也透露出了各个科技巨头都在争相布局VR/AR行业,VR/AR设备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迎来一次新的爆发。

来源:The Information

原创文章,作者:KiraDroi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kko.cn/news/7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