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2000万被抓,被害人还为她申冤?“卡皇”难辨幻梦与真实

诈骗2000万被抓,被害人还为她申冤?“卡皇”难辨幻梦与真实 被警方拘留4个多月后,在上海宝妈圈享有“卡皇”之称的许燕(化名)仍不觉自己做错了事。去年8月,因涉嫌卡券诈骗2000多万元,许燕被上海长宁警方刑事拘留,她用了3年苦心构设的“庞氏骗局”瞬间倾塌。跟许燕对话会发现,她完全沉浸在自己构设的逻辑里,滔滔不绝,看似完美却不堪一击。她说自己很真实,不存在自

诈骗2000万被抓,被害人还为她申冤?“卡皇”难辨幻梦与真实

被警方拘留4个多月后,在上海宝妈圈享有“卡皇”之称的许燕(化名)仍不觉自己做错了事。

去年8月,因涉嫌卡券诈骗2000多万元,许燕被上海长宁警方刑事拘留,她用了3年苦心构设的“庞氏骗局”瞬间倾塌。

跟许燕对话会发现,她完全沉浸在自己构设的逻辑里,滔滔不绝,看似完美却不堪一击。她说自己很真实,不存在自我包装,甚至认为如果没被抓生意还会进行得很顺利。然而,被问及有没有撒过谎时,她才出现短暂的沉默,然后怔怔地承认。

在许燕的自述中,她是一个蜗居在杂乱漆黑的老公房、对生活没有太高要求、不虚荣的“普通人”。而在她的“粉丝”眼里,许燕却是典型的“名媛”:“不用上班每天逛名品店”,“她的生活人生很完美”,“疫情前,经常去国外旅游”。

近乎割裂的两种印象,暗合了许燕自己也分不清真假虚实的双面人生——长期维持着自己营造的“人设”,受到“粉丝”的热切追捧,久而久之,她亦迷失其中。

诈骗2000万被抓,被害人还为她申冤?“卡皇”难辨幻梦与真实

“卡皇”的诞生

提前半年付了钱,而承诺的卡券却多次延期兑现,先前忠诚的“粉丝”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直到警方介入,戳穿骗局,“粉丝”才惊觉,“卡皇”许燕的真实一面“竟如此不堪”。

在此之前,许燕靠着半价出售迪士尼奇梦卡、热门电商储值卡、餐饮代金券等,俘获大量“粉丝”——她们多是宝妈,由熟人介绍认识许燕,有人冲着实惠,也有人以结识“路道粗”的许燕满足虚荣心。

手握强大卡券资源的许燕究竟是什么来路?她手握的资源来自哪里?又是如何扩展商业版图的?

许燕从做半价旅游产品生意起家,逐步架构起联系紧密的销售网络。“我从来不加陌生人,都是熟人介绍熟人,大家对我也很信任。”许燕说,她怕麻烦,“有些人上来就问东问西的,我不高兴做她们的生意,拉黑过不少人”。

臧女士是最早一批跟着许燕购买半价卡券的人。她们是老同事,相识超过10年。在臧女士眼里,许燕家境殷实,乐于助人,并且出手阔绰。“她经常请同事吃饭,都是很高级的地方。对同事也关心,像大姐姐一样的。”

“她跟我们说,在西郊百联边上有套别墅,她老公是在外国上班的,每个月给她5万块钱,她用钱向来大手大脚的,没有人怀疑她在吹牛。”臧女士记得,许燕说自己读过总裁班,给大家的感觉是这人蛮厉害的,学历比较高,老公也蛮有本事的,人脉非常广。“我就觉得她人生很完美,让人羡慕。”

有了人设的铺垫,之后的销售行为少了很多障碍。许燕自称在做半价旅游产品生意,在同事中销售,狠狠圈了一波粉。“我在2018年的时候从她那团购了2次日本游,就是要提前半年付款,后来兑现了,确实很便宜的。”臧女士自己尝鲜后,开始推荐给亲友,大家对许燕的能力深信不疑。

之后因为和公司领导产生矛盾,许燕辞职了,但她跟同事的联系愈发紧密。不仅是旅游产品,她还给同事推荐的投资理财产品,年收益率高达25%。“她说是她老公公司的产品,我投资了10万元,一年后收益了2.5万元。好像就做过一年,后面就没了。”

从2019年起,许燕陆续推出了半价的迪士尼奇梦卡、热门电商储值卡、餐饮代金券等产品,组建了一个微信群。

不过,无论是旅游产品还是这些卡券,许燕都有个规定,购买后半年才能兑付。“在去年之前,买的卡券都兑现给我们了,然后我们就觉得她关系蛮靠谱的。比如旅游产品,虽然机票出得慢一点,但是她会在你出去之前给你,价格是真的便宜。”“粉丝”文女士说。

在许燕这里享受过几次半价福利后,有人旁敲侧击问过她是哪里的渠道。“她也没多说,就把她所谓的公司名称、注册地址这些都截图给到我们看了,有的人问得比较多,她就把人踢掉了,后来就没人问了。”

许燕出售的都是热门卡券,迅速积累了一批忠实粉丝,上限为500人的微信团购群很快就满员了。许燕又新开了一个群,人数很快达到了238人。起初,群里都是她的同事或者同事的朋友,而且一开始她兑付比较及时,赢得很好的口碑,再通过群友介绍自己的亲友,许燕的客户会越来越多。

在这些群友眼中,许燕既有实力又有门道,后来她主打推出的半价迪士尼、盒马卡券,众人趋之若鹜,就有人开始叫她“卡皇”。

内卷的粉丝

“每次在她这边买的东西,都成功兑现了,贪小便宜的心态就慢慢起来了,就盯着看她还有什么实惠的产品,有时还会主动去问她,还有没有别的团购。”文女士说。

在许燕组建起的这两个微信团购群中,绝大多数群友都是宝妈。对她们来说,许燕出售的这些半价卡券,都是日常生活中的“硬通货”,所以群里时常是供不应求的状态。

正因为如此,对许燕来说,群里的人不像是客户,更像是她的“粉丝”。跟随许燕团购了一段时间半价卡券后,微信团购群里的粉丝心态也产生了微妙的转变。“我实事求是讲,我有种讨好她的心理,因为在她这里我能拿到优惠力度很大的紧俏卡券。她说要开团购,那我也尽量想帮身边的人一起团,一起得实惠。”文女士坦言,成功将朋友介绍进群,会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跟她一样,很多“粉丝”都带着自己的亲朋好友,向许燕购买半价卡券。渐渐的,团购群的社交属性不断增强,许燕经常把自己的照片发到群里,群友就像粉丝一样争先恐后地给予称赞和吹捧。

文女士等“粉丝”认为,许燕手握着稀有的折扣资源,大家都会抢着讨好她。“她只要跟我们出来吃饭,都是我们付钱的,从来不敢让她付,怕被她冷落。”

在一众粉丝的追捧中,许燕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她们对我很好,送西瓜、送蛋糕、送面包,出去旅游也会给我寄当地的特产。大家都像朋友一样。”她说,开始有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后来就习以为常了。再后来,她收到的礼物越来越贵重,有些便宜的她都转送给了其他人。

之所以要这样设法讨好许燕,一些粉丝也是想让她尽快兑付自己购买的优惠卡券。“因为发卡肯定会人很多,会有一个先后顺序,我肯定希望她先发给我。她也会跟我说,只要送她礼物的,她都会先记在心里,有什么好的都会先给这些人。”一名粉丝说。

在2019年年中,许燕声称购买量太大,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让粉丝们去添加一个名为“咨询”的微信账号。“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就组建了一个团队,帮我记账、发货。”许燕这样对记者说。

然而,根据警方调查,许燕所谓的运营团队,实际就是她本人,“咨询”其实是许燕用另一个手机号申请的微信小号。但是,她为了加深信任,故意以助理的身份跟群友聊天,让大家相信她背后有个团队。

当然,许燕也深谙礼尚往来的道理。每逢节假日,许燕都会在群里发红包或者搞秒杀活动。去年6月份,许燕还包下了迪士尼酒店的2楼露台,给她儿子办了场盛大的生日派对。“我请了100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群友,其实花不了多少钱。”许燕轻描淡写地说。

而“粉丝”的感受完全不同——“每个人的门票都是她给的,还请我们住了酒店,一个房就要两三千。”“迪士尼的气球80块一个,她一下就买100多个。”“她还包下了烟花秀时段的露台,好像就要2万多。”“连迪士尼酒店行政楼层的经理都来接待她,非常有派头。”

这场旁人眼中花费昂贵的生日派对,在许燕看来,不算什么特别的事。应邀而来的“粉丝”都感到很荣幸,纷纷给许燕的儿子准备了厚礼。参加派对的文女士说:“我送她儿子一件衣服,还包了2000元的红包。她既然提供了门票,包下露台给我们看烟花,我们肯定要回礼的。现在1000元以下的东西,我都觉得送不出手了。”文女士告诉记者,她儿子光乐高的灭霸手套就收到5个,“然后还有耳机什么的,都是很贵重的。”

热烈追捧许燕的“粉丝”们不知道,彼时,许燕的资金链已处在断裂边缘。众人支付的用于购买半价卡券的巨额资金,已经被她挥霍得所剩无几。

失真的“真实”

有嗅觉敏锐的“粉丝”,从一些迹象中,觉察到了许燕的异常。

2020年2月份开始,许燕兑付卡券的时间出现问题,她开始找借口搪塞“粉丝”的问询。“她说额度没有了,让我们下个月再兑换,有人提出要退款,她会说那之前享受过的半价都不作数了,必须补齐全款才能退剩下的。”臧女士等人表示,有群友私下传言许燕是骗子,慢慢地开始有人公开在群里质问许燕。

去年8月13日,由于迟迟不能兑付卡券,许燕被几名粉丝扭送到了派出所。通过询问,警方得知许燕根本没有特殊渠道,所有卡券都是她原价买来、再半价卖出去的。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警方断定许燕虚构了自己可以低价购入优惠卡券的事实,利用收款和兑付的时间差,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用后来者的钱去购买前面人的卡券——就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随着许燕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她编织多年的谎言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瞬间倒塌。据长宁警方调查,数百个群友中,损失最多的个人,未兑付的金额高达100多万。截至案发,许燕拖欠他人款项共计2000余万元。

而直到许燕被警方刑事拘留,微信群里还有不少粉丝不相信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报警的人是我们还没拿到的东西她拿到了,她就告发了许燕,大家都说这种人没良心,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在帮许燕讲话。”臧女士坦言,很多人觉得许燕不是诈骗,只是渠道出现问题兑付得迟了,不至于到诈骗这么严重。

在办案民警看来,被害人产生这样的心理并不难理解。“她们在一定程度上期待着许燕能继续这个骗局,骗更多新人进来,才能兑付她们的卡券,让她们得以解套避过损失。”

从最初构设骗局到最后被破灭,许燕自称“没太多感觉”,也从没考虑过后果。“我这个人比较佛系,不会去想赚了多少钱、用了多少钱,反正都是过日子,走一步看一步。”她说,在被抓前,她从来没有手头紧的感觉,也从来不算账,所以认定这个生意不会出问题。

根据警方调查,2019年,许燕账户里的余额长期超过7位数。“她心里就是一笔糊涂账,只是一笔一笔的收钱,但是根本就没有想到后面的事情,也没有想清楚去理清事情。”

混沌的自我认知,混乱的逻辑思路,在许燕的认知和生活中,反而形成了某种稳定的规则和秩序。

直到走进许燕的家,臧女士们才彻底湮灭了对许燕的幻想。

许燕家在长宁区的一幢老公房的一楼,一室半大,暗厅里放着一张上下铺,放眼望去堆满了各种包裹。“房间昏暗得不见天日,乱得简直像垃圾堆,东西都挂在外面、堆在地上,只剩一个缝隙可以过人。”居住环境如此不堪,跟她在人前珠光宝气的形象形成巨大反差,对许燕抱有一丝幻想的“粉丝”们终于醒悟了。

诈骗2000万被抓,被害人还为她申冤?“卡皇”难辨幻梦与真实

东方110节目片段

随着警方不断深入的调查,许燕的谎言也不断被戳破。原来,外人眼里婚姻美满的许燕,早在2009年就离婚了。离婚后,许燕心里就憋着一口气。“我觉得我这个人在性格脾气上还是比较强势的。当时离婚的时候,我就想着不会比前夫过得差。”

她的高学历也是谎言。1999年,许燕从中专毕业后,就去了寻呼台工作,月薪2000元。之后的日子里,她陆续做过电话销售、网络红娘,月薪能维持在1万元左右,但这点工资根本禁不起她挥霍。在工作期间,许燕发现通过“庞氏骗局”这样的敛财手法,可以快速积累财富,这也使得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那天警察问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大概还有多少未兑付的?我说我是真的没有办法算出来。至少从2018年开始,我从来没觉得我差过钱。警察说,有可能说明你来钱太容易了。”

据许燕的父亲说,有一段时间许燕几乎不回家过夜,不是去日本韩国旅游,就是住在迪士尼酒店。“确实我也是喜欢住酒店,也会有一种感觉。酒店里边我哪怕把它弄得再乱,第二天都会有人帮我收拾,这样的感觉会很好。”

在许燕凌乱的家中,有两个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一个是房间里立着的一个展示架,都是迪士尼的玩偶;一个是许燕床边靠墙摆放的一整排盲盒柜。在办案民警看来,这两个地方,可能象征着许燕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许燕是迪士尼的忠实粉丝,手机里都是关于迪士尼的小视频。但她说,自己对迪士尼玩偶的故事并不太了解。“我就觉得达菲和玫玫胖一点,可爱一点,整体形象比例会比较协调,然后做个CP也比较好玩这样子。”

然而,谎言终究无法成为现实。“我确实说谎了,可能是顾及面子问题。但是你说我特别虚荣,我觉得也没有。跟别人一样,小小的虚荣心是有的。”

要面子、贪图享乐,加上粉丝的狂热追捧,许燕迷失在失真的真实里,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谈不上后悔,事情也确实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今天这样子。”

采访中,面对2000多万元的巨额负债,许燕仍不以为意。“我还是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因为走到这一步是自己控制不了的、想不到的。那你出去会有什么机遇,或者是你想到干一些什么……所以讲不清楚。”

原创文章,作者:王子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kko.cn/news/7627.html